东坪山拓展训练培训基地 电话:0592-6571600茶余饭后 → 笑的喷饭
查看完整版本:笑的喷饭
2008-10-04 18:37:42
<div class=t_msgfont id=postmessage_336301>笑的喷饭
文/无奈羔羊

有两件事让我感到快要高中毕业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了。一是不知不觉之间,他的个子悄然超过了我的海拔;再就是他开始问我:老爸,你到底是怎样看上我妈妈的?
这还用问。我说,因为你妈妈是个爱笑的女人。
妻子是一个爱笑的人。这一点,认识她的人都能明显地感觉到。我们俩谈恋爱的时候,有一天夜里在外面散步,时间一晃便过去了几个钟头,送她回去时,已是午夜两点。当时她住在一处单位宿舍,为了不去惊动看门人,主动提出翻越两米多高的铁门。我看看上方一排尖利的铁矛有点犹豫,可是她已经付诸行动,晃动着肥硕的身子向上蠕动,样子异常的执著。我先是用手托付她柔软而笨拙的身躯,而后焦急地目送她缓缓地躲过那排铁刺,刚刚舒上一口气,却见她一个闪失重重地摔落在门的那一面。我的心头立刻又揪了起来,心想等来的肯定是一阵委屈的哭泣声。不料,她那里却发出一阵咯咯的脆笑,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用手捂着腰往里走,嘴里说着:没有事儿,你快回去吧!
在我们结婚之后二十年的时间里,我曾不止一次地望着老婆那肥肥胖胖的身躯,回想起那个夜晚,回想起她那咯咯的脆笑。那一刻,你咋能笑的出来?我问。老婆说,我当时腰都快摔折了,怕你为我担心才强装笑颜的。可我怎么也不肯相信那是装出来的笑,她的笑那么自然,那么频繁,无论遇到什么烦心事,老婆留给生活的始终是一副笑脸。
我们都是从贫困农村走出来的孩子,在县城里一路走来的苦只有彼此心里最清楚。我们俩结婚的时候,我骑一辆自行车到她家里去,亲自接我的新娘过门。没有嘹亮的鞭炮,没有欢快的音乐,没有热闹的宴席,没有迎送的人群,只有两颗滚烫的心。岳母流着泪对妻子说:妮儿呀,妈就这么把你给打发出去了,别恨妈。走出村子之后,我问她:嫁给我你后悔不?她欢快地蹦上我的自行车,咯咯地笑着说:我自愿的。然后用手把我紧紧地抱着,一张脸紧紧地贴在我的后背上。那一股暖流和着她发自内心的笑声,二十年来始终如初地荡漾在我的心间,荡漾在我们并不富裕的生活里。
这是一个平凡的周末,因为第二天儿子就要从学校回来和我们团聚,妻子买了一大堆儿子爱吃的东西。晚饭后,我们俩坐下来观看电视上播放的喜剧《武林外传》,妻子一如既往地朗笑着。人这一生从自己的哭声中开始,在别人的哭声里结束,活一天就要快活地笑一天——妻子的这句语录如同她的笑声一样,已经深深地印刻在了我的心里,静静地聆听她爽朗的笑声,也成了我生活中最惬意的事情。可是,在那个晚上她却把笑容定格了下来。
好一阵听不到她笑声,我便觉得不自在,望一眼沙发上的妻子,笑容有点呆滞,身子一动不动,以为被电视吸引着了,推一推毅然如故,唤也不应。我开始紧张起来,急忙拨打了120急救车送往县医院,医生诊断说是突发性脑溢血,情况很糟糕,让我做好安排后事的准备。我一听就懵了,哭着对医生喊不可能,她才四十多岁。
在县医院抢救无效的第二天,妻子被转到了市医院。一连三天,笑声不断的妻子如同一棵又粗又壮的植物,浑身长满了管子和药瓶,静静地生长着。我反复地对着这棵植物诉说着:你能翻越带刺的高高铁门,你能义无返顾地嫁给一个穷小子,你能忍受儿子出生时剧烈的疼痛,你能笑声朗朗地面对每一天,也一定能够迈过这道坎儿的……望着那凝固的笑容,我心里结了一层痛苦的坚冰——只有你的欢声笑语才能融化的坚冰。
我到底没有看错她,二十年来相儒以沫的妻子,她的嘴唇开始蠢动的那一刻,久违的欣喜冲出痛苦的外壳,我心花怒放,两行热泪滴在她僵硬的笑脸上,她到底睁开了眼,依旧是灿烂的微笑,虽然无声,却如同一缕阳光暖暖地投射在我的心头。
按照医生的嘱托,我开始给妻子喂饭,一勺热汤从我的口中尝试之后转到她的口中,我对她说,我想听到你的笑声。妻子做到了,她又开始笑给我看,但是不听使唤的面部肌肉却让汤水喷溅而出。病痛的折磨使妻子不但失去了往日的朗笑,就连走路、吃饭、说话等这些基本生理功能也几乎丧失殆尽。笑的喷饭的动作看起来呆痴而又蠢笨,但是这是她能够做出的最生动的表情和最积极的生活态度,也是我一生中见到的妻子的最美丽的笑容。
五一长假,儿子放假回到家中,他按照我的样子给妈妈喂饭,他告诉妈妈:我将来一定找一个跟妈妈一样爱笑的女人做老婆。老婆听了禁不住再次笑的喷饭,我走过去,将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人搂在胸前——在2007年初夏暖暖的阳光里,我们这个平凡的三口之家,笑的喷饭的幸福日子拉开了序幕!
</div>
Powered by BBSXP 2008 SP2 ACCESS © 1998-2018
Processed in 0.14 second(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