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坪山拓展训练培训基地 电话:0592-6571600茶余饭后 → 追星族你在为谁“叫春
查看完整版本:追星族你在为谁“叫春
2008-10-17 20:43:45
<div class=t_msgfont id=postmessage_3125046>追星族你在为谁“叫春”?
近日,某追星族追刘德华竟弄得家破人亡,闻之令人唏嘘不已。如今,追星成癖,追星成风,渐成了一道风景,但追极生悲似乎又大煞风景。如果追星追到这份儿,残烈的是追星者自己,于星星们无关,何出此言?因为星星们就如同高速行驶的座驾,你追星非要往人家车子上撞,闯祸的自然是你自己,当然,笔者在此绝非替星行道,把星星们当作无罪的羔羊,而是恨哪些追星族丧失自我,喜欢生活在别人的牛厩里,追“腥”逐臭,那我们只能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尊”了。
尽管说星星们可免责,但其势焰贯日,骄情冲天,也令人嗤之以鼻,他们自恃星光灿烂,众生宠爱,便忘乎所以,但星星们别太所以了,要知道你们“天生我才”是爹妈给的,不管你是影星歌星还是球星,脸蛋是原创,嗓子是原创,脚是原创,你们没有自我开发的能力,产权归父母;盈利归自己。而上帝造人也是公平的,他虽然赐给了你们先天的优点,但对你们的脑子却是粗制劣造,大凡星星们智商都不及格,所以,我们每每能看到星星们常犯小儿科的毛病,正如曹雪芹描写贾宝玉“纵然生有好皮囊,腹内原来草莽”一样,所谓上不知天文,下不知地理,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他们能做的,只是在特定场合上发发嗲,健健身,博得看客一笑而已,讨几声廉价的掌声罢了,于国不能决战沙场,于家不能积德聚阴,他们是舞台上的骄子,生活中的低能儿,永远扮演着大众情人的角色,他们除了四处调情外,没有超常之处,他们的溺便于常人无二,绝提炼不出黄金来,他们的恶习甚至比常人还有过之无不及,上帝造他们出来,非钟爱,实是折磨,他们忌惮媒体的曝光,行不敢放纵,坐不敢放肆,卧不敢放荡,幕后是“一把辛酸泪,谁解其中味”,星星们原是这等面目,那我们有什么理由为他们“叫春”?
平心而论,追星是一种文化现象,追星族人群,千差万别,但不外乎有两大类群。一类是迷执狂。他们一时迷妄,心灵空虚,以追星排解难奈的孤寂,此类人群大都是“拜星教”,把星星们视为神祗,然而,殊不知此神不过是“幻相”而已,是追星族迷幻所致,坛经有这样的记载:“时风动吹幡,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仁者心动”,而星星们不过是风中的幡,追星族见幡心动,一念而生,故而自己心中蒙上了幻想的色彩,禅宗有句名言:“心生则种种法生,心灭则种种法灭”,这就忏示追星族们,是你们自己惹动了凡根,要想脱离苦海,还靠自己解铃。另一类追星族,是一个病态的群体,他们大都是性歧变者。相传古希腊有一个雕塑家叫匹格美林,雕出一个女像后,竟和她发生了恋爱,此为“性景恋”,是典型的“精神自淫”,追星族又何尝不是如此,他们对所祟拜的星星从声音到图片,乃至毛发体臭,在官能上都能唤起愉快的情绪,正如英国思想家蔼理士所说:“是酵母的发酵作用所产生的性冲动”,为什么我们在大型演出中能看到,有许多粉丝竟在大庭广众之下为星星们献吻献乳,这就是性幻想行为导致的“冲动出位”。
诚然,追星不是原罪,但它却是一道危崖,追星者还是要临渊知返。以常态论,追星是一种自由表达的放纵感,是本能解欲的过程,属于“天赋人权”,如以变态论,它是幼稚病,是自我人格的退化,是精神的裂变,他们甘当星界的殉道者,所以一直处于有伤大雅的尴尬之地。那么,追星应持什么样的态度呢,简单的说,就是发乎情,止乎礼,做到“张驰收放,克已自制”,只要保持审美距离,进行艺术性参悟,所谓“观其貌,得其神”,这才能升华到一种圣洁的境界。古人就有很好的榜样,晋代有个王之猷,他忽然忆起名流戴安道,便乘舟拜访他,可王之猷抵达后却又返回,有人问他原因,他说:“我本乘兴而来,兴尽而返,何必非要见到他呢!”,这是一种迷而不执的态度,是任诞放达的情怀,如果那位追星者也能效念仿王之猷,悲剧就不会发生。
当今,追星族被人们视为另类,他们在生活的后台不断地呻吟,谁能抚慰他们骚动不安的心灵呢?应成为社会关注的问题。
铜都泠泠生
</div>
Powered by BBSXP 2008 SP2 ACCESS © 1998-2018
Processed in 0.05 second(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