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坪山拓展训练培训基地 电话:0592-6571600茶余饭后 → 九月菊 黄花系列之二
查看完整版本:九月菊 黄花系列之二
2008-10-17 20:52:46
 黄花系列之二

  我记忆中的那盆九月菊,经常在我的梦中出现。它是那样栩栩如生:深浅不一的黄色花瓣,若隐若现的桔黄色的花蕊,浓淡相间的绿叶;或在肃杀的秋风中摇曳,或在篱笆墙的影子中跳舞。它在对我笑,它在向我招手,它在向我述说,……它总是能把我带回二三十年前的岁月。

  那是我们生活在青年房的时候。那时有句笑话:找房子比找对象都难。我们非常幸运,不但找到了称心的对象,还分到了他们单位的青年房——是那种一栋起脊的平房,坐北朝南,可以住十家,东、西两头的房子的门在外侧,这样一来有两家的房门是挨着的——两家的厨房挨着,或是两家的窗户是挨着的,两家的卧室挨着,实际就是两家的炕挨着,起的隔壁墙是单坯的,稍微大一点声说话就能听得见。好在各走各门,只是各家的面积非常小,一个只有门没有窗户的厨房和一个“一间屋子半铺炕”的小屋(就是客厅兼卧室了),不过那可是让大部分人羡慕不已的哟!

  当年十月前后,我们就都住了进去。转过年来,天刚有些暖,就有人开始在房前为自家围院墙,有的是土打墙,我们呢,后来也就用秫桔夹了个帐子,也就是篱笆墙,实际上就是把东西两家的墙联起来,以示和众人一样。我们的青年房在这一片住宅的最前面,南面和东面就是庄稼地了。大约五、六月份的时候,他的同学来作客,看着我们空空的小小院落,他问我喜不喜欢花,我一个劲地点头。我梦想中的家应该是:屋内挂着那种柔柔的白色的窗帘,随风拂动,窗台上摆满了鲜花。院子里更是一片花的海洋。

  周日那天,他的同学来了,带来了那么多花秧子,大约有十来种花吧。我们一起动手,把它们分门别类地栽在我们那不大的小院里。它们有金盏花、季季草(据说能开出七种颜色)、胭粉豆、扫帚梅、步登高、芍药(也不只是一种颜色)等,还有就是不小心夹带来的一大把菊花的花秧了,他的同学说那是九月菊,要到农历九月才开的。我们把花秧分门别类地栽好之后,在它们中间不太显眼的地方,把那一大把九月菊的花秧栽在了一起。

  一个多月以后,除了九月菊之外,所有的花都绽开了它们的笑脸!那种季季草真的开出了七种颜色,我到处炫耀我的小小的花圃,那些快乐的日子里,好象花就是我,我就是花。每当左邻右舍或同事们来观赏,少有人注意到那越长越茂盛的九月菊。但在一片姹紫嫣红中,九月菊墨绿色的叶子,顽强地显示着它的存在,在它的衬托下满园的鲜花真的是格外娇艳。

  这时又有人来锦上添花,送给我们两盆可以放在屋里窗台上的花,一盆是灯笼花,一盆是金丝荷叶。意想不到的是,从屋里观赏这两盆花的时候,那九月菊的绿叶又成了它们的衬景,无论从那个角度看。这两盆花不知为什么是花多叶少,到院子里的花都已开尽的时候,它们已经是几乎全是花了。两个对扇窗户的窗台上,一面是一圈一圈的从下到上、由大到小的粉紫色的灯笼花,一面是一层一层颜色有深有浅的金丝荷叶花,好象那九月菊把它们的绿叶掠了去了,在八月金秋中,九月菊傲然挺立。

  到后来,早已清理干净的小院里,就只有越来越壮实,占地面积越来越大的九月菊了。因为栽的时候没有分棵,所以也不知道它一共有几棵,就统称为一棵吧。它的高度最高的大约得有一米左右的样子。

  十、一国庆节前,我终于发现九月菊开始打菇朵了,也就是有了花蕾了。开始还要仔细分辨,后来每一个花枝上都有花蕾,只是大小不同而已。东北地区的秋季非常短,好象眨眼间,天就一下子凉了下来。

  一夜北风过后,满地树叶。可九月菊却开始绽开它们的笑脸:大一点花蕾仿佛要努力吸引你的目光,把它所有的花瓣一夜间全部展现在你的眼前,象极了一只毛绒绒的狮子头!中心密密匝匝,是狮子的威严的眉、眼、口鼻,外围就是狮子借以傲世的鬃毛了,风一吹过,真象是一头雄狮在炫耀自己。那小一些的呢,颇有些自惭形秽,在那些大“狮子”的旁边羞羞切切的:有的偷偷向上、向下伸出一二个、或二三个花瓣;有的干脆上面不打开,只是下面一下子来个半个“月亮”;有的呢,是“犹抱瑟琶半遮面”;有的呢,是“怅望西风抱闷思”……我们几个人经过几次查对,最后确认是一共69朵!大的要两手合拢来差不多能笼住,小的只有象棋子一样大小,并且高高低低、参参差差、左盘右转、斜插横逸,完全不是现在菊花展上的整齐划一,那才真是浑然天成!

  几天功夫,所有的花蕾全都开齐,但姿态各异,绝无两朵相似:或“别圃移来贵比金,一丛浅淡一丛深”、或“毫端运秀临霜写,口角噙香对月吟”、或“聚叶泼成千点墨,攒花染出几痕霜”、或“蒂有余香金淡泊,枝无全叶翠离披”……几日后,九月菊就在一场秋霜后跟我们告别了:“明岁秋风知再会,暂时分手莫相思!”
Powered by BBSXP 2008 SP2 ACCESS © 1998-2018
Processed in 0.02 second(s)